[轉貼][心得]環太平洋(Pacific Rim)-心靈之圓

日期:2014/10/30

Pacific Rim

來源: http://forum.gamer.com.tw/Co.php?bsn=60200&sn=157605
 
 
You Complete Me.
 
環太平洋表面上看起來就是一部美國版的機人魂爆發的電影,雖脫胎自日式機器人作品,但卻有別於日式風格,似乎嘗試著在致敬之路中找到屬於好萊塢的機器人作品的道路。
論 爽度,本片劇情簡潔流暢直接,該有的商業要素都有了。但論深度,環太平洋其實拿不出多少可以被探討的東西。不過,從幕後訪談中還是多少可以得知導演吉勒 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在設定上還是有拿出一點劇情面的東西,而非只有機械設定上的嚴謹而已。
當然,姑且不論美感,機械設定這方面一向都是好萊塢的拿手好戲,更不用說有領先全球的強大特效作為視覺呈現的後盾了。最初看到預告片的時候就直覺地想到,有這樣的視覺表現技術的話,很多日系機器人作品都有機會真人電影化了,甚至包含EVA在內。
在幕後訪談中,吉勒摩·戴托羅提到,機器人的駕駛設定為雙人並不僅僅只是強調雙人同步而已。還有著右邊作為主,左邊作為輔的潛在設定用意。也就是說,在駕駛設定上,與劇情有著直接的搭配存在著。
首先是初登場的貝克特兄弟,萊利與楊西(Raleigh Becket、Yancy Becket)。楊西在右、萊利在左。同樣的設定也出現在衝鋒發現號的韓森父子和史塔克指揮官與查克的搭檔上。
不過,這個設定最終主要是表現在萊利和真子身上。這個設定令人不禁想到EVA或是類似的駕駛員設定。以EVA為例,EVA駕駛者都是心靈有所缺憾的人。駕駛被孤獨地關在EVA之中,並未補足了心靈缺憾,反而是築起了高牆來保護脆弱的心靈,因此有了AT立場。
在 吉勒摩·戴托羅的設定中,機甲獵人的駕駛同樣都有著各式各樣的心靈缺憾(貝克特兄弟檔合作出場時間太短,因此只有強調萊利後來的困境;俄羅斯和中國也是一 樣缺乏描寫)。當然,吉勒摩·戴托羅在心靈缺憾的描寫上比較淺薄,也沒有挖掘的更深,甚至絕大多數的相關演出篇幅都留給了真子。
這邊也補提一個吉勒摩·戴托羅在幕後有暗示到的演出設定,就是幼年的真子為何是手拿右腳的紅鞋在逃跑,同樣也是在呼應心靈的缺憾,而且是右邊的。對幼年的真子來說,她的父母就是她所依賴的右邊的圓。
另外,心靈缺憾的描寫也存在於蓋茲勒(Dr. Newton Geiszler)和葛里布(Dr. Hermann Gottlieb)兩人身上。雖然對這兩人描寫有關心靈之圓的篇幅不多,但對劇情的推進上,他們兩人起到的作用並不會輸給萊利和真子。
回過頭來繼續談吉勒摩·戴托羅的駕駛設定。或許是吉勒摩·戴托羅認為將一個人關在駕駛艙中去承擔世界的命運太過殘酷,或許是吉勒摩·戴托羅想要有別於典型的日式機器人作品對駕駛的描寫。吉勒摩·戴托羅從初始就讓兩人操作機甲成為劇情的核心。
而且在此設定中,更透過心靈缺憾的設定來深化雙人操作的戲劇性。就像幕後提到的半圓形的殘骸的用意,不只是象徵著曾為王者、今已化作殘磚破瓦的王座,也是在暗示著這個王座是失去另一半的圓。
之後,再讓萊利去承擔起原本屬於楊西的工作,去創造出新的、右邊的半圓,來圓滿左邊真子的半圓,建立起新的組合。而這裡還透過新的吉普賽危機號擁有了雙核心來強化這個印象。
至於另一個補強的則是屠獸劍。原本的武裝是雙手離子砲,象徵著原本的貝克特兄弟。真子加入後,則多了象徵真子,也是日本的象徵(真子的父親設定是日本鑄劍師),劍象徵新的吉普賽危機號所完成的新圓。
不過,比較可惜的是,為了描寫真子,而犧牲了萊利走出陰影的劇情。使得萊利明明一開始有提到當楊西死的時候,他們還處在浮動神經元連結中。萊利清楚地感受到楊西死時的所有一切感受,那種痛苦的感覺讓他無法再度踏進機甲獵人的駕駛艙中。
可是,當萊利到了香港的碎項訓練基地後,整個戲份都被真子搶光了。補全破碎的圓的劇情全部都轉到真子身上,萊利最初所講的那些痛苦瞬間都消失了,實在相當可惜。
提到真子,選拔駕駛的測驗也是在映襯著圓,測驗目的不在戰勝對手,而是在尋找彼此的對話。簡單講,有點像是在找戰鬥夥伴的默契。顯於外的戰鬥源自於隱於內的心靈,這就是在找心靈能夠互補的人。
既然設定中強調了雙人駕駛所基於的圓的完整,那自然就會有不完整的狀況出現,片中的唯二例子就是史塔克指揮官和萊利了。片中唯一有明顯交代出一人駕駛的狀況就是萊利。在此還可以把片頭提到的一人駕駛機甲時,所承擔過重的神經連結一併看。
在萊利返回的一幕中還可以看到畫面特別強調萊利只有左半邊有損傷。這是在反映著雙人駕駛變成單人駕駛並不會變成完全承擔,而是只會讓一邊承受兩倍的負擔和傷害。也就是說,一個人無法成為完整的圓。
不是單單只有設定成一個人無法負擔浮動神經元連結而已,實際上要強調的就是圓的構成並不是一個人可以辦得到的。
此外,還可以從史塔克指揮官為何要找萊利回來的理由補充說明雙人駕駛的設定。史塔克強調,找萊利回來的真正原因是,萊利是除了他以外唯一一個獨自完成任務的駕駛。從中透漏了史塔克認為萊利是有足夠的能力擔當起右邊的駕駛,創造新的圓。
至於,史塔克把小紅鞋還給真子,其實就是在表明史塔克無法為真子創造新的圓,無法成為真子的右邊。其實就是吉勒摩·戴托羅在說,史塔克的源式計畫失敗了,走不到父嫁結局啦~BAD END!
這些就是一再反應吉勒摩·戴托羅對駕駛設定的觀點。神經連結的負擔雖然是表面上的設定,但就像是在暗示一個人獨自承擔命運的精神壓力太過沉重。
所以才會有萊利一人在極度痛苦的狀況下對抗怪獸的第一戰演出。也就是說,關於駕駛的設定處處都在強調著一個人的痛苦與兩個人的圓滿。
最後一提的就是蓋茲勒和葛里布了。這兩人從設定面就刻意讓兩人格格不入到極點。然而,最終為了完成封鎖通道的計畫,兩人不只是摒棄前嫌而已,而是更進一步做到了浮動神經元連結,也是再度強調了圓的意義。
總 體來看,環太平洋雖然用了和EVA近似(雖然視覺表現上更像G Gundam)的神經連結的駕駛設定,但所強調的卻不是讓一個心靈缺憾的人孤獨困在駕駛艙中築起AT立場,而是讓兩個人進入駕駛艙去補全彼此心靈的不足。 至於,生命之牆計畫,就當作是吉勒摩·戴托羅小小的對AT立場的絕對堅不可摧的觀點吧~
吉勒摩·戴托羅的環太平洋雖脫胎自日系機器人作品,但其實很有自己的想法,走出了屬於自己觀點的道路,有別於日系作品總是給予駕駛者不僅痛苦且孤獨的設定。吉勒摩·戴托羅用雙人駕駛強調了心靈之圓的可能,駕駛可以不再孤獨承擔世界的命運。
然 而,雖有著這樣有趣的概念,本片劇本卻沒能全面性的發揮此設定,或是更深入地挖掘和突顯出來,以及將這樣的概念盡可能地分配到所有的劇情之中,僅僅只是在 貝克特兄弟、萊利被勸誘重返機甲獵人駕駛、真子的回憶、衝鋒發現號的父子、史塔克指揮官、蓋茲勒和葛里布身上可以找到。
除 此之外就沒有相關的探討。甚至說,連本片最主要的反派方。不是怪獸,而是通道另一端的異次元人,沒有在這一方有著映襯雙人之圓的設定存在,實在可惜。或許 在續作中,吉勒摩·戴托羅會有機會在其他方面補全這些缺憾,使得本片能夠把核心設定更加地擴展到故事的各個面向之中吧。
 
後記
俄羅斯這對搭檔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外觀設定,可惜幾乎沒有劇情分配給他們。
使用三原色的立體投影。
可以清楚看到蓋茲勒的浮動神經元連結是左邊的。
本片的風格十足地重工業鋼鐵風,與日式機器人作品的風格質感完全不同,可以說是美式的偏好吧。雖然吉勒摩·戴托羅是墨西哥人。
這隻襲擊日本的二級怪獸【鬼婆】有十足的日式特攝片感覺,但呈現出來的效果真的是天差地別的遠,只能說有錢有技術,真的是沒甚麼做不到的。
可 以注意到,真子陷入回憶失控時,發動的離子砲是右手,也就是應該屬於萊利控制的那半邊。意思就是,這時候的吉普賽危機的控制權已經被真子完全奪走了。萊利 只剩現實的口頭勸誘和回憶中的口頭勸誘,沒有別的辦法可行。這似乎也是透過機甲獵人也會失控暴走的一幕來向日系作品致敬吧~希望續作有機會看到暴走的劇 情。
黑市商人漢尼拔趙是一個埋很多梗的腳色,先不論他可以擁有這麼多怪獸的東西。光是他能看穿蓋茲勒做過神經連結這一點就知道他不僅僅只是個黑市商人而已。他可能跟機甲獵人的製造過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雖然設定面上比較近似EVA那種,但機甲獵人與怪獸的戰鬥方式卻反而比較像G Gundam,套了一堆武術戰鬥技巧進來,當然還有超級系才有的發招要喊必殺技名稱。
機甲獵人的控制面板也是另一個反映重工業鋼鐵風格的設計。
怪獸可以懷孕這個梗也是挺有意思的。先前,透過蓋茲勒的說明強調了這些怪獸是複製體,也就是說,這些怪獸都是人為製造出來的。但怪獸居然能懷孕,這也是一個關於異次元世界的未知設定。
環太平洋是一部蠻有自己想法的致敬作品,雖然作為要發揚核心概念的第一作的強度略顯不足,但十足的娛樂性也算是打開了開創系列契機的可能性,期待續作能夠更深入刻劃核心概念,創作出思考與娛樂兼具的好故事。

相關文章

[轉貼][電影][心得]聖獄 耶路撒冷

[轉貼][台北][電影院]關於北區電影院比較

留言板

歡迎留下建議與分享!希望一起交流!感恩!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